最新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豫章要闻»最新动态

他与我同龄︱我与豫章所

发布者:豫章律师事务所   2020-09-29

他与我同龄。

当我还是个牙牙学语的幼儿时,他也正当学步,一步一步的摸索着独立行走。那时我对他的印象现今早已模糊,只能从他人的口耳相传中得到只言片语。甚至更多的时候只能凭借想象,想象那时初照面的我们都是如何的气力蓬勃。

过了几岁寒暑,我背起书包入了学堂开蒙,每日摇头晃脑的跟着老师念叨之乎者也,他也逐渐走向了更广阔的的天地。同为稚子的我们时常在假期相会于抚河路,那时的夏天很长,窗口投射进来高楼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角度逐渐倾斜。我记得在乒乓球桌上分发的盒饭,记得桌前让我垂延不已的笔记本电脑和它里面的游戏,记得一沓一沓被废弃的打印纸被我拾得在背后涂鸦,自我欣赏。那是最爱上蹿下跳的年纪,我喜欢在走廊和卡座之间飞奔,想找每个人说说话,后面时常跟着爸爸的斥责声,和我毫无顾忌的笑嚷声,而他只是会在我身侧静静地看着我,一声不吭,替我遮挡头顶的阳光。因此我也有难得安静的时候,站在电梯间的前面,看见金色的大字写着他的名字,玻璃门后就是爸爸的同事们忙忙碌碌的身影;我扒着门缝捕捉里面流窜出来的一丝丝冷气,沙发上的我看着他们收发不完的文件,听着他们接不完的电话,不自觉就会陷入一连串的沉思,是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的东西。


IMG_1025_副本.jpg


每个人,都在很努力啊。

纵使背后就是傍晚毒辣的日头,也可以站在暖黄色的窗帘下面很久,久到我可以闻到洗舆室里淡淡的洗手液的气味,那时夕阳照在楼梯上的尘土里我都愿意用古朴这个词来形容,于是被阳光泡的温暖的这气味在我的记忆里便成了独属于他,和我的夏天的味道。

那时我更爱和他的出游的夏日。每年我们都会在假期里去往某个地方,在我小小的心里装满了惊叹。因为他我见过山上沾着露水开的鲜艳的杜鹃花,要在栈道上行进才知道;我见过热气腾腾的温泉,南来北往的人脸上都写着惬意;我也见过入夜码头渔火如豆,渔家市肆人群熙熙攘攘,更有广场上声势浩大的孔明灯逐渐飘往远方,不知天的尽头较之大海又如何呢?我觉得我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了,在云雾缭绕的山巅,在宁谧祥和的林间,在波澜汹涌的大海-——随着他一起。

后来我升入了中学,逐渐能接触到更多新鲜事物的时候,他也换上了衣装,成长的意气风发,并来到了红谷滩。起初我实在有些难舍在抚州路的日子,毕竟没人知道我有多念旧,我割舍不断铺洒满了暮色的那条小巷口,割舍不下正午那柔软黑甜又冰凉的梦境。然而当我见到全新的他时,我知道他来到这里是为了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正如这时的我一样,行走在人生的岔路口,需要自己作出判断,自己做出选择,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了。那时我眼见着他的外形更加精美,处事愈发老练,知晓他姓名的人越来越多,可他对我而言,那种熟悉的感觉一如当年。不变的是什么呢?是熟悉的人们,是每天卡座和走廊里照例忙忙碌碌的身影,我发觉原来成长就是我们看不见对方眼里的自己都在长大都在变化,而又有什么东西一直没变。


微信图片_20210112145801_副本.jpg


如今的我正青春年少,他也值风华鼎盛。我与他照面的时候逐渐少了很多,可有时也会忍不住想起。与他一样,我也完成了人生中重大的转折和选择——我也会走上法律这条路,而这其中是否有他的因素掺杂,我还不得而知,但我知道这条路不算那么一帆风顺,我必须找到最适合我的路径,无论前路如何,都会勇敢的走下去。我想此时他也会如是想,前途坦坦,不念过往,不惧将来,直面挑战,这就是我对他和自己最好的祝福。

我和豫章所同龄,我几乎经历了他所有的历程,他也见证了我所有的成长,所以我更愿意用“他”而并非“它”来称呼他。他教会了我很多,也让我接触到了很多不同的人、见到了很多不同的旅程。我觉得这大概是一种缘分吧。

谁叫,他与我同龄呢。


作者:晏梦真,与豫章所同龄,系江西财经大学现代经济管理学院2018级财管专业学生,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晏辉之女。儿时经常跟随晏辉律师来所里,也曾与豫章所一同出游,作为律师的亲属,从特别的视角,见证着豫章所二十年的人事变迁。而她将来也会走上法律这条路,这其中是否掺杂着豫章所的因素呢?

 律师常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