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豫章要闻»最新动态

十一楼︱我与豫章所

发布者:豫章律师事务所   2020-10-18

2009年秋,我进入到豫章律师事务所开始执业。那时,豫章所还在抚河路人民日报大厦办公,场地分为三层,五、六和十一层。带我进所的是我的研究生同学,她在十一楼办公,因此我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十一楼的一员。


微信图片_20210112152527_副本.jpg


执业没多久,我阴差阳错地走上了独立执业的道路。初期没有经验,又肩负当事人托付的责任与压力,所以那时整个十一楼都成了我的老师。豪哥(吴豪主任)、徐建章主任、张洪主任、廖军民律师、陈爱生律师、陈满生律师、晏辉教授,还有偶尔上楼串门的章慧,这些资深律师都是我免费咨询的对象。其他差不多一起进所的志琴、雅芝、虹霞、小何、徐谦、陈文琳也一样。尤其是陈文琳,他科班出身,进所前又有过两三年执业经验,所以我办理的每个案件都把他假想为对方律师,反复缠着他PK。他功底扎实鬼主意又多,实践中少有几个对方律师能有他思考得那么细致入微的。因此,头几年我独立代理的案件胜诉率非常高。当然,因为问得多了,也问得反复,我落了个“刘大妈”的绰号。但那时我并不以此为耻,反而觉得作为年轻律师,能做到言简意赅,直奔重点固然好,但在还做不到之前,细心周全一些总不是坏事。同时,我也给一堆人起了绰号,陈文琳平时比较讲究,我们早早的就叫他“陈主任”了,徐谦还另外给他有个昵称。还有徐谦,行事泼辣麻利,御姐风十足,因此称她“徐主任”也是实至名归的。


微信图片_20210112152533_副本.jpg


十一楼的几位主任们,也都由着我们,同时也是我们各种活动(吃喝)经费的主要赞助者。张洪律师虽是高伙,但实质上却是我们的坚定支持者。每逢我们筹措活动经费,总是她舌灿莲花,把一些很无厘头的事由,说得似乎很有道理。然后,就是几位主任和律师在她的游说(强迫)下进行捐款,因此被我们尊称为“十一楼头号劝捐高手”。


微信图片_20210112152553_副本.jpg


总之,那时十一楼整体氛围非常好。大家平时各自工作,空下来时开开玩笑、吃吃喝喝,凡事都有个商议,大家也相互有个照应。还记得,有一次市律协组织的文艺活动中,虹霞表演乐器吹奏。我跟徐谦两个人怕她紧张,一直在后台跟着她,然后看着她上台,真有点像父母看着自己的孩子初次登台的感觉。2017年,我因为自己的职业发展,离开了豫章律师事务所。但至今,如果说起律所氛围,我仍然对豫章所,对豫章所的十一楼很推崇也很怀念。


微信图片_20210112152556_副本.jpg


前天,我去看了电影《八佰》。不想做影评,只是想把执业初期无经验、无资源、无背景的独立执业律师的处境与当时四行仓库的守军做一个不一定合适的比较。执业初期的律师,除了自己坚持,我想大家也都是需要得到别人的支持,哪怕有时这种支持只是来源于心理层面,却也能迸发出光辉。很感谢当年给我提供这种支持的伙伴们,希望大家都好。


作者:刘威,原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公司与并购部部长。2009年-2017年在豫章所执业,现为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南昌分所高级合伙人。

 律师常用网站: